首页>法治财经

余额宝可能被卡成植物人

时间:2014-04-29 15:35:00作者:新闻来源:新浪博客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

分享到:

  李克强总理强调,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法无禁止即为许可,这是中国经济监管模式的根本改变。

  无论是三中全会,还是两会,都是推进中国市场经济走向深入与规范,而不是相反。

  余额宝可以测量中国经济改革的深度,以及面对金融创新的监管智慧。余额宝的发展规模超过意料之外,无联网时代的非线性发展特点在余额宝身上体现无疑。《经济参考报》转引余额宝背后的天弘基金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月26日,余额宝用户数突破8100万,在短短近半月时间增加2000万用户。2月中旬余额宝户均规模约6500元,业内人士推测,目前余额宝规模或已经突破5000亿元。而济安金信2月24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则预计,货币基金目前很可能已突破万亿元大关,2月底规模将可能达到11000亿元。

  余额宝理财这一创新事物对银行有冲击。以11000亿计,原本银行只需要支付活期存款利率0.35%,而现在通过余额宝归集到天弘基金麾下,则需要支付4%到6%不等的拆借利率,以年化收益率4%计,11000亿元每天支付的利率就高达1.2亿元,比活期利率多1.1亿元,对银行而言是直接损失。因此,银行活期存款流失越多,利润下降就越快。

  余额宝、理财通们希望获得金融参与权,通过智能接口牢牢把握未来支付系统,并进一步扩展到贷款、投资等领域。传统霸主银行在短暂的沉默后主动出击,代表银行利益的银行业协会“出于维护公平竞争金融市场秩序和国家金融安全”的考虑,建议把余额宝类的互联网货币基金纳入一般性存款而非同业存款,计缴存款准备金。同时,提前支取罚息。这从根本上堵死了余额宝背后互联网货币基金的发展之路,可谓一剑封喉。

  银行业有自己的利益发声团体,互联网金融也应该有自己的利益共同体,各为自己利益进行博弈,无可指责。作为中国金融全局的把握者,必须在敏感的金融领域掌握金融市场化与金融安全的平衡,既要鼓励金融高效防止银行共同体走靠息差轻松赚钱的老路,又要防止金融出现全局性、系统性风险。

  从法无禁止即为许可这个层面说,把互联网金融一棍子打死,将断送中国金融改革的前程,不符合未来改革的大方向。

  事实上,银行自身也在推行各种类似于“余额宝”之类的产品,说明银行意识到了互联网金融的效率,在余额宝的竞争下,被迫部分还利于储户,这是中国银行业的进步。为银行辩解的人表示,把余额宝纳入一般存款系统,并不是一棍子打死,这种狡辩不值一驳,拿刺刀刺死与拿棍子打死本质相同。如同中国的石油行业,并没有禁止民营炼化企业发展,但掌握原油批发权、掌握原油进口配额,与直接扼杀民营炼化企业,没有本质区别。

  法治经济讲究规则,讲究大家遵守共同制订的游戏规则。余额宝、理财通等产品的背后是货币基金,是一种理财产品而非存款,遵循的是不同的监管规则。从来没有听说把货币基金等同于普通存款,进行存款拨备。非互联网渠道的货币基金不必遵循的游戏规则,互联网基金就必须遵循,只能证明银行在压力之下,对互联网金融实行歧视,打入另册。这是不公平、无法治、是改革的倒退。

  余额宝们同样必须承担投资责任。作为如此大额的投资品种,互联网金融有必要清楚地向投资者告知可能存在的风险,目前看似风险再低,理论上仍存在不可兑付甚至清盘的风险。某某宝们一味强调收益率超过活期存款10倍或者20倍是不合适的,他们越界了,投资类产品切忌夸大当下收益,刻意回避风险提示。

  以余额宝的前辈美国最大的支付系统贝宝(paypal)为例,1988年成立的网上支付公司Paypal,次年设立了账户余额的货币市场基金,该基金由Paypal自己的资产管理公司通过联接基金的方式交给巴克莱(之后是贝莱德)的母账户管理,用户只需简单地进行设置,就自动转入货币市场基金。由于2005年到2007年货币基金收益直线上升,导致用户与投资者大增,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大规模放水实际利率为负,paypal收益下降再也补贴不起,不得不于2011年清盘。

  余额宝们要说清楚风险,并且理应制订与银行之间相对公平的协定,如果提前赎回获得的利率就要下降,否则银行按照预计1个月的拆借时间给息,结果7天就赎回,银行无法应对。

  余额宝是新生事物,绝不能因为威胁到垄断者的利益,而被驱逐出境。3月6日,媒体披露,三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不接受各自分行与余额宝旗下天弘基金为代表的各类货币市场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余额宝暴露出依赖银行的软肋,虽然央行行长周小川先生表态不会取缔余额宝,但卡住脖子窒息两分钟,余额宝就很难受。

  余额宝背后的货币基金接受对于基金的监管规则,以公平的游戏规则行事。在法治与协商的基础上,建立中国的金融新世界(7.90, -0.12, -1.50%)

  垄断被打破,权贵被瓦解,取而代之的必然是法治经济,中国市场化才可能深入发展,兼顾效率与公平。

[责任编辑:姬刚] 上一篇文章:2017年新一轮的虚拟货币投资,其欺诈风险该如何防范?
下一篇文章:卫晓霞:民间金融监管法律问题研究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4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05067280号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00076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